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普通会员

李伟书法网

李伟书法获奖作品销售

新闻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著名书法家李伟作品欣赏
新闻中心
著名书法家李伟作品欣赏
发布时间:2012-03-1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65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 
精气神韵的书法作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著名书法家李伟作品欣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文章节选)
/(作者系山东作家、诗人、评论家)陈钦成
观赏李伟先生在书法中的运笔方式,字形结构,及运笔震荡,点画间的那种从容气度,顺势生发,激情勃然,流露出的那种恬静自适,安然生动,神闲意怀的情态,无不在体现着这种自然、空灵、中庸之美。
追求书法艺术的真谛,在于人生的境界。中国书法源远流长,岭南书风,自成一派风格。李伟先生纳古吸今,纵横辟阖,篆隶相济,多变求新,错综融合,一撇一捺,不苛求法度,多变求新,怡然自得,融百家运用,出之自然,这是李伟先生在追求书法艺术道路上博学多闻,学养丰富,胸有成竹的体现,洋溢着一团浩然激越,意气风发的气息。
观赏李伟先生写的周总理“极目青郊外—相思有一年。”“三国演义开篇诗”与“苏东坡大江东去诗”及“杜牧秦淮诗”书法,及行草唐诗十三首等作品,精气内敛,宝墨沉光,下笔有力,行笔微荡。亦刚亦柔,朴拙雄强,字体结构严谨,浓重深至,厚实劲洁,内美外溢,给人以巍然岿立,剑气雄风的觉悟。
传承在于融会贯通,与古人神交,创新在于贯通中求变,与时代同步。从古至今,千秋书法,一脉相连。笔法承气,气发自然。
李伟先生在书写唐诗三十米长卷中,气势恢宏,全卷录写了51首唐诗,既看到了“二王”行草笔划的影子,又彰显出自己的个性,用笔如飞,精紧遒劲。时而用笔秀健刻厉,披胆滚雷,催震柱裂;时而气逸骏发,蝉联起伏,潇洒虚和,洪波涌起,蔚然激越,笔发动力,气象万千;时而急先回下,力挽千钧,天雷池雨;时而心静风逸,遒美风流。
每当李伟先生临场挥毫,更有素手擎杯,红袖添香,触目会心,惹动灵感,总以飞瀑泻流之势,墨雨跳珠,风云变幻,扬扬洒洒,江天一色,一气呵成。几百字大幅书卷,令人叹为观止。
    岭南书法作为中国书法的一支重要的流派,它大致呈现出两种不同的风格走向,一种是“求变”的书风,一种是“守古”的书风。
细赏李伟先生的作品,时而布局严谨,格满行密,却板而不呆,遥相呼应,方正灵动。时而笔雄苍健,以中锋为主,主曲相辅,以情率意达到了神采飞扬,龙蛇飞动的效果。如他获《中国书法美术艺术欧洲展》的获奖作品“宝剑锋从磨砺出,梅花香自苦寒来”以及获全球华人首届《切尼斯杯》书法美术大赛金奖,赴美国巡展作品“青山不老,绿水长流“等书作,隶篆云合,形神兼备,仪态万方,极尽变化之能是,体现了岭南书风“重气节,重学问,不求闻达,富于创造”的特色,给人以心荡神飞,回归岭南大自然灵气的艺术感受。
在追求“求变”风格的同时,李伟先生又传承了“守古”的岭南书风。他书录的篆书作品苏东坡词《水调歌头》,对称均衡,浑厚宏伟,圆方结合,凸显了古代铭文的特点。
李伟先生在贯通中求变,师承近代,融汇大家风范,特别是岭南书法,工笔泼墨,力变书体,演绎秀扑森严的北碑,沉雄丰润、饱满。又以近代岭南书风,气韵生动,仪态万方。合篆融隶,行楷纵横,浑然天成。
李伟先生在贯通中求变,师承近代,融汇大家风范,特别是岭南书法,工笔泼墨,力变书体,演绎秀扑森严的北碑,沉雄丰润、饱满。又以近代岭南书风,气韵生动,仪态万方。合篆融隶,行楷纵横,浑然天成。
李伟先生在破法中求变,有时布局严谨,格满行密,但能做到板而不呆,遥相呼应,方阵灵动。有时笔雄苍健,以中锋为主。主曲相辅,以情率意达到了神采飞扬,龙蛇飞动的效果。如他书写的“青山不老,绿水长流”等作品,隶篆云合,形神兼备,仪态万方,每一个字都是心悬意念,苦诣经营,极尽变化之能是。给人以心荡神飞,回归自然的艺术感受。
书如其人,李伟先生多年的从军生涯,陶冶了他雄气豪放,凛然威风,淡泊名利,超俗洒脱的性格。他是国家级游泳裁判员,每年都要多次参加海内外的国家级大型泳赛活动。爱好旅游,足迹踏遍祖国大江南北,行万里路,读万卷书,写万里情。可谓时代的侠客。桃花春风,岸沚兰馨。他自谓性情中人,他追求的是事业人生,艺术人生,快乐人生。有诗曰李伟:
少年得志从军行,
潇潇风雨写人生。
激流搏浪闪青剑,
卓笔云飞江天红。
苍健俊逸著本色,
风流依然忘辱荣。
等闲桃花美人面,
拟把疏狂醉春风。
李伟先生志存高远,以豪放洒脱的气度与时代同步,张扬个性,精益求精,不断攀登书法艺术的巅峰。
凌空飞舞于“规范”之上
——李伟先生书法作品印象
文/山东省作家、诗人  许庆胜 
 书法艺术是我们华夏民族独有的值得骄傲的一种传统艺术形式,它的根源就在于我们聪明的祖先发明的具有绘画特征的方块字,其实汉字是一种极度浓缩的抽象绘画。书法不是惯常意义上的写字,它主要通过汉字的用笔用墨、点画结构、行次章法等造型美,来表现创作主体的气质、品格和情操,从而达到美学的艺术高境。这一特定的表情表现空间艺术无论作品的累积、还是理论哲学阐释那真是浩如烟海,作为其发展的逐个阶段都自然地固定成诸多样式的定势与规范,如甲骨文、金文、籀文,它们属于广义上的大篆,又有小篆即“秦篆”,再下就是隶书、楷书、行书、行楷、草书、行草、章草、今草、狂草等等,它们都是代代书家的杰作。现在这支笔又到了我们手中,大概也不能重复和复制,否则我们就是白活一遭!欣赏了著名书法家李伟先生的大作,感到他正时时的自觉冲破既有规范有心创造,潇洒自如,凌空飞舞于“规范”之上。
按专家们的界定,毛笔书法是一门实用性与审美性相结合的表现性空间艺术。毛笔书法的观赏性、艺术审美性越来越取代了其原有的实用性。李伟先生的书法作品就属此类。它的基本技法和表现形式,主要是用笔、用墨、结构、章法、韵律、风格等几个方面。用笔就是行笔,所用工具主要是尖锋毛笔,执笔的高低、轻重,运笔的急缓、方圆,笔锋的藏露、顺逆,点画的长短、粗细,笔法的力感、质感等都需要精到的用笔才能实现。宋代米芾称自己是“刷”字,称蔡襄是“勒”字,黄庭坚是“描“字,苏轼是“画”字,山东省文联副主席苗得雨先生也认为书法就是“画”字(见《苗得雨散文集四集》221页)。而这些技法在李伟先生的作品中都不同程度的存在。用墨指墨的着色程度,如浓淡、枯润等,如明代董其昌常用淡墨、唐代颜真卿楷书多用浓墨,李伟先生浓墨居多,兼有枯墨,多表现在篆书、隶书中。字的结构,大小、疏密、斜正等,李伟先生都进行了精心考虑与书前定位,有的大小相等,如四字作品,但四字以上就不一定了,尤其是诗篇类就大小错落,注意了疏密搭配,有的字也故意自觉地冲破了既有规范,变形如压扁、斜写如“月”字,大多下部向左斜,上部向右斜,欲倒不倒的样子。变“竖”为横或点的如“到”的竖到的那一小竖,或者整个左边“竖到”缩到“至”的上半部,仅占二分之一。“姑”字左边的“女”成一个斜长方形加“一”斜横,“古”字那一横左粗右尖,如一个横着的木楔子,这就自觉打破了颜体、柳体、甚至欧体横的四平八稳,下边那“口”的右边一竖走到半路向里折,然后才下去,使这“口”子变成了手枪形。“啼”字的下边那一大竖最大限度地向左甩出去了。行草的“涛”字弯成了向左欲躺不躺。“乐”字的繁体,上部是篆体,下面那“木”则是隶体、宋体的结合。最动人是“今”字,他直接把下面那横折的“折”故意地移到了左边,由向左变成了向右,直接把它翻过来了!这种冲破既有规范的创造简直达到了极限,真是令人触目惊心!我观赏了不少书法作品,这是第一次见到竟有这么写的!
 李伟书法中的章法节奏、气势,韵律的动静、起伏,风格的整体艺术特征、艺术追求等就明显的展露出来了,那就是不入俗,那就是书法的创新,彰显精气神韵和个性。
  “中国的书法,是节奏化了的自然,表达着深一层的对生命形象的构思,成为反映生命的艺术”,这需要长期的书法艺术修养,更需要深刻的现实感悟与体验,我觉得李伟先生达到了这个高层,否则他的书法作品不会达到这一惊人的层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