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普通会员

李伟书法网

李伟书法获奖作品销售

新闻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站内搜索
 
荣誉资质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鱼龙百变存风骨,古拙厚重见精神
新闻中心
鱼龙百变存风骨,古拙厚重见精神
发布时间:2012-03-1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1325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 
 鱼龙百变存风骨,古拙厚重见精神
——李伟先生书法艺术赏析
文/文艺评论家:尹祚鹏
《笔势论》(据传为书圣王羲之所作,至今存疑)将书法艺术比作战场行军打仗,他说:“夫纸者,阵也;笔者,刀矛肖也;墨者,兵甲也;水研者,城池也;本领者,将军也;心意者,副将也;结构者,谋策也…”无独有偶,《笔阵图》(一说王羲之,一说羊欣)和唐太宗李世民也是这样比喻书法艺术的。《法书要录》载唐太宗《论书》云:“执金鼓必有指挥,观其阵即知强弱。” 书法的用笔结构与章法变化奇妙犹如军事阵型鱼龙百变,目不暇接。是否抓住用笔和章法布局要领,即可表现为书法功力的强弱。李伟先生的书法艺术从视觉上给人以强烈的冲击力,感受到他的书法艺术风格确实如军事布阵一样,变化多端,而又骨力弥漫。李伟先生各体兼工,尤善于隶书和魏碑。其隶书把篆书的精微奇妙、魏碑的肃穆浑厚和颜体的雄浑博大融为一体。学古变古,自成一格,而气骨亦有古代书法名家之高处。正所谓李世民所言,“今吾临古人之书,殊不学其形势,惟在追其骨力,而形势自生尔。”对李先生的书法艺术风格做简要概括:
一是用笔富有变化,中锋、侧锋、藏锋、方笔、圆笔、轻重、疾徐纵横有致,妙趣横生。如“众虎争秀”一幅,驱遣百家之体,显出不凡手段,笔画变化有致,内涵表现丰富。中间虎字盘踞如鼎,周围虎字形态各异,环绕护卫,疏密相间,详略得当,富有立体感,隐含虎头之形,描绘出猛虎精神的大气磅礴。云:“千笔万笔,统于一笔。”笔随意走,气象万千。法国艺术家罗丹云:“规定的线通贯着大宇宙而赋予了一切被创造物,他们在它里面运行着,而自觉着自由自在”。书法家之笔正是罗丹雕塑之线,贯穿灵性和创造,贯穿情感和理趣。再如“感悟人生”条幅笔墨线条古朴优美,抒写人生追求,表现了恬淡自然、洒脱性灵的情趣。
二是结构布局匠心独运。如“青山不老,绿水长流”横幅具有个性特色,青山稳健,绿水灵动。山水为象形文字,“青绿”两字很大,显示出人对青春的向往,“老”字如同寿字,人在虔诚地弯腰求寿。“长”字舒缓,表明追求之真诚。“流”字则绵延不绝。整体布局疏密大小结合完美。如写王维诗句“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”,主体字是篆书,右上方的小楷书则表明所书文字,文字上方印章。落款和印章在左下方,与右上方相对。两处穿插的斜对使主体文字的对仗安排增加了灵动气息。再如“行止无愧天地,褒贬自有春秋”富有个性。“行”字立身端正,迈步向前。“褒”字立身端庄,贬字如人眼悬浮倾斜只盯着钱贝,显示出对缺少道德根基的批判。“春”短“秋”长,显得不管事情大小,虽然很快过去,然而其影响却异常长远。真诚流誉身后,奸诈遗臭万年,人之行为可不慎哉!字拙而形巧,文少而意深。
 三是书写内容格调高雅,风骨豪迈,追求崇高精神。创作是心物的感应,不仅字体的变形夸张等笔法布白直接影响艺术效果和艺术感受,书写内容也能看出书法家品味和精神的高下。李伟先生的书法内容有不仅思想性、教育性,更具有创造性。他所描写的内容在时间跨度广泛,从先秦经典到时代格言,从李白、杜甫、刘禹锡、李商隐、杜牧、苏东坡等诸贤所作唐宋诗词名篇到当代毛泽东诗词,更有大量自己创造的诗歌联句,满目春晖,俯仰皆是,可见李先生深厚的文化修养。其书法内容题材不同,有立志学习者,如“三更灯火五更鸡,正是男儿立志时”;有关怀民生者,如“为抗震救灾活动而作”;有达观处世者,如“境当逆处要从容,事到盛时须警省”;有艺术追求者,如“秦篆汉隶有逸趣”、“不薄今人爱古人”表明了学古而不拟古的创新主张;有表明艺术途径要旨者,如“万物静观天地外,惟师造化得心源”内蕴哲理,而“张迁曹全古拙秀”一诗则表明了追求的风格趣味,旨在打造不求工而自工的艺术效果。内容彰显精神,笔力倾注情感,刚柔兼济,妙合自然,笔者小诗一首描述李先生之诗,正是:笔力古拙显厚重,内涵雅致见春深。道法自然得心源,意在言外自天真。
 李世民曾说,“凡诸艺业,未有学而不得者也,并在心力懈怠,不能专精耳。”李先生的勤奋铸就了书法艺术的辉煌,从他那一个获奖证书、一个个出国展览的作品就可读出他的勤勉,他的坚守乃至他的乐观豁达,他的自信顽强。一个品味高尚的人必然是一个精神的塑造者,也是一个攀登艺术事业高峰的真诚跋涉者。著名书法篆刻家蒋维崧教授提出了四多:“多观摩、多思考、多临摹、多修正。”书法家武中奇也说:“学书先立品,墨光可照人。”从李先生的书法作品中,从人们对李先生由衷地称誉中,我看到了李先生书法功力的由来和品位的高雅,同时我也学到了攀登艺术阶梯是一个艰辛但乐趣非凡的事业。谨以此篇祝愿李先生的岭南书风,为中国多姿多彩的艺术事业增添两朵亮丽的奇葩。